当前位置:首页 > 运营 > 正文

什么是引导技术facilitation

客户或学员经常问这个问题,从英文来看,Facilitate的意思是“使能够、使之变得更容易”的意思,似乎可以延伸理解为支持并推进。

国内对facilitation的翻译包括引导、催化、促动、建导等。中文的这些翻译感觉都只是突出了facilitation某方面的价值,我的理解facilitation=引导+催化+促动+建导。

有时需要将引导与培训、咨询、教练等进行区别。

相比于一般培训,引导更坚持建构主义,强调学员亲历亲为、自己找到答案、彼此对话和群策群力,而且敢于直面现实问题,以输出组织想要的切实的行动计划为产出;

相比于传统咨询,引导也是更强调客户的参与,认为答案掌握在客户手中,引导者帮助客户找到答案并发现更强大的自己,引导跟过程咨询太像了;

相比于教练,引导更敢于直面组织的问题,敢于运用工具和方法推动客户解决问题,或者直白点,二者的给力的侧重点和应用场景有所差异,教练主要针对人(关注人的情绪、心智和内在的能量)、引导更针对事情(关注结果、产出和收益),还有一个差别在于教练的谈话主要发生在教练和被教练者之间,而引导的谈话主要发生在参与者之间(引导者经常需要处理发起人和参与者不一致的矛盾,这一点似乎比教练的难度更高)。

谈完区别,说下教练跟引导的联系。

他们之间的连接点在于(某种角度)教练的提问技术是引导技术的基础,无法掌握教练的核心技能,是无法操作引导工作的(很多工具既在教练中使用,也在引导中使用);教练技术在国内推进的成效不明显在一定程度上也是因为其更关注于管理者等个体的成长和发展,而不愿意直接去解决问题(往往需要不断过滤,直到人的能力发展上),甚至可以说引导技术是教练技术与企业实际问题结合的2.0版本。

引导技术的工具和方法是咨询顾问必须掌握的,在行动学习咨询过程中,咨询顾问、行动学习教练、引导师角色和职能几乎是重合的关系(如果不从项目的角度严格区分)。

培训是引导的先导,除了在引导之前进行必要的阐释和呈现之外,成功的引导往往离不开培训的前期参与,优秀的培训技能在关注学员、陈述观点、氛围调动和结果导向等方面都可以为引导师加分。

以下是大咖们的经典定义。

《建导管理丛书》作者布莱恩斯坦菲尔德的版本:群体建导是一个群体互动过程,建导技能为这个过程提供架构性、步骤化的方法,来帮助群体在有限的时间和财力内,达成清晰的共识决定,形成切实可行的实施计划,以达到“沟通有效率、开会出共识、业绩大提高”的效果。

《参与式决策宝典》作者Sam Kaner等的版本:引导即支持每个人做出最佳的思考。为此,引导者鼓励全然的参与、增进相互了解和培养责任共享,借由支持每个人做到最佳的思考,引导者促使团队成员探索出具有包容性的解决方案,建立持久的决议。这个版本强调引导者需要注意的事项,也描述了产出的特点和优势。具有很强的指导意义。

《引导:群策群力的实践》作者Ingrid Bens的版本:引导者通过设计和引导结构化的互动过程,协助一个团队更加有效地交流互动,达成高质量的决策或共识。引导的目的是提高团队的整体效能,支持大家实现他们的目标。

国际引导学院的版本:引导是一种艺术,也是一种科学,它能帮助群体更有效地研讨并做出决策。引导提升人与人之间、群体与群体之间的互动品质,使之更加聚焦在结果上。

IAF及台湾开放智慧的版本:(1)什么是引导?「引导」(Facilitate)字面上的意义是「让事情变得容易」。它是一门鼓励所有相关人之参与、拥有感与创意的方式,是透过流程引领人们达成共同目标的艺术。引导时关注的焦点是流程 (如何去做一件事) 而不是内容 (做些什么)。引导与「进行」有关,是将事情从 A 点进行到 B 点。引导者指引团体到一个目的地。引导让到达众人所同意前往之目的地的过程更容易。在这个过程中,引导者的选择能够被团体的所有成员所接受。

(2)引导者扮演的角色?引导者(Facilitator)能让团队与组织更有效运作,群策群力,达成综效。藉由提供流程上的领导,引导者协助团体更容易达成任务上的了解与决策。引导者所着重的是团体与其需完成的工作,在角色上是协助与指引,而非控制。引导者是「内容中立」者,运用公平、公开、兼容并蓄的程序及方法完成团队工作,对于团队会议的议题本身不表达立场或主张观点。引导者帮助团队深入思考假设、信念与价值,以及系统程序与内容。卓越的引导者知道如何带领团队建立持久性的共识。

我也贡献一个:借助流程、规则和工具等支持客户解决现实问题的过程咨询方法,这种方法在推动参与、激发创意、凝聚共识和增强承诺等方面具有显著的成效。让人开心的是,在国内,引导正在由一种工具和技术,变为一种工作方法、工作技能和思维习惯。

取消
扫码支持 支付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