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运营 > 正文

上海游戏四小龙玄能救非氪能改命

本报记者 李豪悦

热衷游戏的玩家都听过一句话,“玄不救非,氪不改命”。意思是玄学不能拯救运气,氪金不能改变命运。玩家通常会用来自嘲在游戏中手气差。

但这句话未必会在游戏公司身上奏效。

12月10日,有“游戏界奥斯卡”之称的The Game Awards(下称TGA)将2021年度最佳移动游戏大奖颁给了《原神》。米哈游击败了一同提名作品的腾讯和韩国手游大厂网石。据了解,这是首个由中国开发团队研发的原创IP游戏获此荣誉。

上海游戏四小龙玄能救非氪能改命  第1张

《暖暖的换装物语》上线后连续两个多月保持在iOS游戏付费榜前10,尝到甜头的姚润昊2013年3月回国成立苏州叠纸网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暖暖的换装物语》也在当年6月由AriesGames代理发行中文版,稳定在中国区付费榜TOP10,这意味着中国市场玩家对女性向手游也有庞大的需求。与此同时,叠纸新游戏《暖暖环游世界》顺利上线,两周时间登上日本付费全榜第一,期间也登顶中国地区(包含港澳台)游戏第一。

王信文2013年拿到北极光工作室“考评为C”的业绩评级,他找到南京大学的校友袁帅、张昊,成立游戏公司“莉莉丝”。2013年10月,公司拿到IDG资本和高榕资本的200万元投资,完成天使轮融资。4个月之后,随着莉莉丝自研手游《刀塔传奇》的上线,这位一直郁郁不得志的游戏策划,终于扬眉吐气。

公开数据显示,《刀塔传奇》2014年2月份上线iOS、3月份上线安卓平台,4月份注册用户破千万,单日流水突破800万元,5月份超越腾讯微信游戏登顶中国区AppStore收入排行榜第一,8月份《刀塔传奇》月流水已经超过2亿元,而当时中国手游行业一年年产值仅300亿元,《刀塔传奇》2014年总流水就达到21.6亿元。

时任腾讯互娱游戏副总裁的王波在《刀塔传奇》登顶后发微博感叹,“被超过了,一大波游戏冲上来了”。

大厂“求稳”小厂“肝命”

王波的话很有前瞻性,之后冲上来的现象级手游,腾讯都没做过。

例如,2017年,海猫也已离开《少女前线》的游戏公司,找到了在上海谷歌工作的黄一峰,成立鹰角网络,并于2019年4月30日上线二次元手游《明日方舟》,首月流水接近6亿元。需要注意的是,国内二次元手游的月流水最高纪录就是6亿元,是来自网易的《阴阳师》。但有业内人士透露,《明日方舟》市场经费大约在3000万元左右,远低于网易当时过亿元的投入。

2014年至2017年,米哈游的《崩坏学园2》三年收入达到10亿元,在此期间米哈游趁热打铁推出《崩坏3》,一年流水金额超过11亿元,比《崩坏学园2》三年总收入都多。2020年9月米哈游号称开放世界的二次元游戏《原神》上线,热度席卷全球。

原创的IP先后大爆,令米哈游和鹰角网络牢牢站稳了二次元手游赛道。腾讯虽然在2018年投资了22家二次元公司,还开发了大量二次元手游如《圣斗士星矢》《火影忍者》《街霸》和《狐妖小红娘》,但腾讯直系的四大游戏工作室(北极光、魔方、光子、天美)从未推出过二次元原创IP手游。

叠纸由于公司团队90%都是女性,新作瞄准了二次元女性向手游赛道里更细分的乙女游戏(恋爱游戏),2017年12月推出《恋与制作人》,游戏上线第13天便冲进了iOS畅销榜前10名,此后排名一直居高不下。伽马数据测算,其上线30天全平台流水超过2亿元。据SensorTower统计,2018年和2019年《恋与制作人》的全球流水达18.4亿元。这成功让国内女性向手游赛道自2018年开始出现数量井喷。但王信文的前东家,也就是腾讯的北极光工作室直到2021年6月才上线乙女游戏《光与夜之恋》,晚了近4年。

而王信文不愧是从腾讯出来的人,氪金押爆款的习惯俨然“上海小腾讯”,运气却比腾讯好。凭借《刀塔传奇》积累的财富让莉莉丝进入创投圈,短短几年投了几十家中小游戏团队,比如SLG(策略)和MOBA玩法的手游《万国觉醒》开发商成都乐狗。据莉莉丝官网介绍,《万国觉醒》数次刷新中国策略手游出海的天花板。SensorTower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4月,该游戏海外总收入突破16亿美元。值得一提的是,莉莉丝自2015年就开始走卖量之路开拓海外市场,并多次登顶出海发行商收入榜第一。

上海游戏四小龙玄能救非氪能改命  第2张

在海外市场爆火后甚至“出口转内销”

艾媒CEO兼首席分析师张毅认为,现在回头看“四小龙”的发展轨迹,几乎没有给巨头介入的机会。“在此之前,游戏巨头大多集中在广州、深圳、成都,‘四小龙’成长初期都不在巨头的视野范围之内。四家游戏公司都在专业赛道发展,用户都有很强的特征,比如二次元或女性用户,小公司做原创都全身心投入。大厂不需要这样,求稳才是基本策略。”

这种贴合用户属性并原创的“肝命”式投入,让米哈游等公司短期内就实现了可观收入,巨头后续再进入就没那么顺利。根据媒体报道,去年原神上线时,腾讯、字节跳动都曾试图入股米哈游,但都被拒绝。有接近腾讯游戏的人士表示,“毕竟它们(米哈游)并不缺钱。”

第三轮流坐

前二岿然不动

“当下,上海‘四小龙’的模式、风格基本上引领了整个中国游戏、乃至全球游戏的风向标。但从长远来看,‘四小龙’继续发展到什么规模,是不是能再向上突破,这是另外一道坎。游戏行业‘从零到一’比较简单,也具有偶然性。但是‘从一到二’就需要企业好好思考了。”张毅表示,今天回头再看腾讯和网易,他们的游戏版图虽然很大,但其实游戏只是企业后端的盈利产品。而他们前端的获客产品都很强,比如社交软件、资讯、邮箱等。

“两端同时发力,才帮助了腾讯、网易顺利‘由一到二’递进。今天的大部分企业,包括‘四小龙’在内,其实都缺乏强大的引流产品,这样的基因他们暂时还没有。未来跑到什么程度,还得在运营过程中下足功夫。”

Sensor Tower数据显示,除了原神上线首月,2020年10月中国手游发行商全球收入排行榜,米哈游短暂超越网易,成为全球排名第二。2021年1月至11月,前两位排名由腾讯、网易稳定占据。而第三名的位置米哈游也坐得不稳,莉莉丝偶有超越。

与此同时,业内默认女性向赛道由叠纸牢牢占据,但腾讯晚了四年的新乙游《光与夜之恋》上线不到半年,月流水稳定在《恋与制作人》之上,QQ和微信都为该游戏前期提供了宣发及流量优势。这意味着,一旦大厂开始集中精力做类似游戏,会轻而易举缩短出成绩的时间。

张毅认为,原有的体系运作模式,显然不能让“四小龙”跑到腾讯、网易的量级。未来,不管是企业管理水平、产品的阶梯形布局和内容创新,以及全球化发展,都是几家企业需要深度思考的地方。

对此,莉莉丝方面告诉《证券日报》记者,SLG是公司擅长的品类,未来也会继续深耕。“明年我们会有一些新的产品上线或测试,包括没涉足过的品类。”

此外,叠纸在今年公布了首款非女性向手游,公司的负责人告诉《证券日报》记者,如果说叠纸跟大厂的模式有什么不同,用创始人姚润昊的观点来讲,就是“重要的不是别人做什么我们就做什么,而是我们能做什么和坚持不做什么”“公司会投入大量的成本和时间到游戏的创作中去,并努力做到极致”。

与此同时,米哈游在下半年公布了崩坏系列IP的新游戏。12月初,米哈游新成立了一家主营范围为医学研究和试验发展、动漫游戏开发的公司,被普遍猜测有研究脑机接口技术的打算。《证券日报》对此向米哈游公司求证,截至发稿,公司没有明确回复。但结合米哈游创始人蔡浩宇此前公布的公司愿景“2030年,打造出全球十亿人愿意生活在其中的虚拟世界”,或许,元宇宙的未来也有米哈游的一席之地。

(编辑 上官梦露)

取消
扫码支持 支付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