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运营 > 正文

游戏行业裁员2021(裁员停服游戏行业入冬你是否已备好干粮等待春天)

导语

2022年末第一场雪,比以往来得要早一些。

近段时间,游戏行业的从业人员感觉日子有些不好过。在自然季节步入深秋之前,游戏行业似乎先行一步暗示将提前“立冬”。

多款游戏接连停服、停运,还有一些项目撤销的聊天截图在坊间传阅。甚至是,整个项目的员工都突然被“毕业”了。

究其原因,或许是近年来的疫情加版号的双重夹击,导致项目挤压,让资金链断裂。一个很直观的感受是:裁员信息从年初传到年尾,但临近年末,问题似乎集中爆发了,甚至公司已经顾不上是否颜面好看。大公司选择“降本增效”,小作坊则已经发不起工资。还有的公司甚至还未来得及过冬,就已倒在半路上。

在这个蓄势已久的冬季前,毫无疑问,游戏厂商和从业者都准备开始勒紧裤腰带过日子了。在此,茶馆列举了四个迹象,事实真的如此吗?

01

知名游戏接连停服?

最近逛论坛和看朋友圈,大家或许有种疑惑:10月游戏停运的信息突然扎堆袭来,甚至远超过去几月的数量?

这种感受并非空穴来风。从2021年起,《QQ堂》《幻术启示录》等多款游戏宣布停运,类似信息也愈加醒目和挑拨神经。而在2022年,为玩家所熟知或媒体报道的国内手游又有20余款宣告即将画上句点,腾讯、网易、西山居、B站等厂牌身影在列。

游戏行业裁员2021(裁员停服游戏行业入冬你是否已备好干粮等待春天)  第1张

游戏行业裁员2021(裁员停服游戏行业入冬你是否已备好干粮等待春天)  第2张

游戏难拉投资,更要命的是游戏赛道正在加速,在“精品化”的路上狂奔,通过内卷提升“开发成本”。比如近些年大热的SLG赛道,此前肆呈科技的负责人告诉茶馆说,要做一款面向海外市场的SLG,在北京、上海的初创团队没有5000万研发资金,要分得一杯羹机会已经很小。相应的,海外获客成本也增长至15-20美元。

研发成本太高、过热的赛道卷不进,一家原本正在研发二次元游戏的厂商,已转做VR游戏了。据一位VR游戏开发商所说,“一般半年就能做一个游戏,音游则1到2个月就能看到成品,相对于端游来说,对小团队更友好”。

央视财经曾在2020年报道,2018年,全国注销、吊销的游戏公司数量仅为9705家。而到了2019年,这一数字达到18710家。但根据企查查,以“游戏公司”为关键词,成立时间一年内的游戏公司,多达7万余家,超过去年成立的数目。

游戏行业裁员2021(裁员停服游戏行业入冬你是否已备好干粮等待春天)  第3张

03

降薪、应聘更难了?

唇齿相依,伴随着行业低落,从业者找工作也变得更难了。

近些日子有清华研究生应聘,讲述投了16家却没拿到offer的经历。

茶馆在最近采访了商务、应届生、制作人找工作的困局。这样的声音在微博、知乎上四处都是。

对于应届生来说,或许还有青春能消耗,有机会转行。而对于一位30 的游戏从业人员,被毕业后面临降薪是他们的困境。

一位负责游戏活动管理的从业人员就观察到自己的岗位挂在网上的薪资区间,相较去年降了1000。

而另一位在上海工作的游戏文案负责人小P则在两月前,当公司准备对项目“降本增效”时,竟因自己工资最高被其项目制作人开掉,理由让他费解。在两月的空窗期里,他面试了十家左右,最大的感受是:今年上海工作不好找,整体需求比往年更低。

面试数家后,最终没谈妥的原因是“对方已经有更好的人选”。这个更好或许意味着薪资更低,对于小A来说,因为“自己已经有出彩的工作经验”,所以打算坚决不放低薪资标准。

体现应聘困境还有个明显的迹象是,游戏行业群内,一句“有人想找工作吗”,一石激起千层浪。

游戏行业裁员2021(裁员停服游戏行业入冬你是否已备好干粮等待春天)  第4张

三七互娱Q3预报

游戏行业裁员2021(裁员停服游戏行业入冬你是否已备好干粮等待春天)  第5张

完美世界营收

还有,更多的Q3预报仍在路上。

在此之前,今年的已有多项数据对此预兆:

《2022年1—6月中国游戏产业报告》显示:国内游戏用户规模七年来首次同比下降。2022 上半年中国游戏用户约 6.66 亿,同比下降 0.13% 。9月底伽马数据最新报告显示:2022年8月中国游戏市场实际销售收入延续7月趋势,同比环比双降。Sensor Tower显示:2022年全球手游市场收入或将达860亿美元,同比下滑2.3%,七年来首次下滑。

其实从整体来看,其实全球游戏厂商甚至科技企业都不好过。

近日,科技巨头微软也步入过冬行列,将裁掉不超过1000人,涉及Xbox、技术等多部门。但整体来看,其实全球游戏厂商甚至科技企业都不好过。

说到底,在经济大环境不好的情况下,加上疫情的反复,游戏行业深处寒冬也是必然的。

结语

其实本无意唱衰行业,但身在其中,各种裁员新闻洗礼下倍感寒冷。

而因为关注,则会有更多类似的新闻充斥在耳边。这种感知或许有主观元素,在主观影响下,更容易关注到负面信息。

但不可否认的是,因为玩家有需求,仍然会有更多的游戏从业人员加入,等过了冬天,会有新叶在暖意中绽开。

比起游戏行业的寒冬,有时看着喜欢游戏、忠于目标的爱好者投身在其中,仍能感受到满腔热血。

如正在制作一款唯美向恶魔城游戏《微光之镜》的踢踢,他目前正在忙于游戏的封闭开发,匆忙地简单说了几句,“我作为独立开发者不太关心行业冷不冷的问题,因为我是为了做自己想要的游戏,主要考虑的不是赚钱。想这些,我不如想想游戏怎么做得更好”。

而最近采访的海龟汤游戏制作人仓薯也是如此,抱着想做一款教育类游戏的想法,潜心在处女作的开发上线中,希望学到更多有用的经验。

让人感到惊喜的是,因为工资过高“无厘头式”失业的小P,最近也得偿所愿找到了理想工作。

似乎,有了目标,一切都会好起来。

取消
扫码支持 支付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