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运营 > 正文

几千的陀飞轮(200年历史的陀飞轮还能这么玩)

01

穿越流行周期的机械之美

都说流行是个轮回,那么今天的潮流无疑是被流畅线条包裹的简约设计,无论是建筑、服装还是工业设计,设计师都在重新思考人与物品之间的关系,努力做着减法。

但当各行各业的设计风格都走向了简约,也很难不产生千篇一律的“审美疲劳”,不同风格直接的冲突与融合,才是设计的魅力所在,因此许多艺术家开始了新的探索,试图穿越流行周期,让大家重新领略机械之美。

几千的陀飞轮(200年历史的陀飞轮还能这么玩)  第1张

Todd McLellan 作品

很多人小时候都喜欢将机械和玩具拆散再重装,加拿大艺术家Todd McLellan也对此乐此不疲,将一部相机拆开后再整齐地摆放拍摄,让你看到物件的复杂内部结构。

几千的陀飞轮(200年历史的陀飞轮还能这么玩)  第2张

Fabian Oefner 作品

类似的题材,摄影师Fabian Oefner选择将老相机切割,再利用透明的树脂重新组合,用以一种独特的方式重新展示了相机的外在与内在的机械之美。

几千的陀飞轮(200年历史的陀飞轮还能这么玩)  第3张

故宫钟表馆藏品:清铜镀金写字人钟

当然要说到机械与艺术的结合,钟表无疑是最早被赋予艺术使命的机械设备,欧洲的机械钟出现在14世纪,那时人们就开始将其作为艺术品进行创作。

而在钟表诞生近500年后,传说之一是1810年,拿破仑的最小的妹妹卡洛琳·缪拉向宝玑提出要求,要以手镯作为基础设计出一款腕表。两年后,宝玑设计制造的世界上第一块腕表诞生了。

因此可以说腕表的诞生,就伴随着对机械技术和艺术美感的双重追求。

机械表作为机械与艺术的极致呈现,也在不断发展的过程中涌现了诸多新技术。1795年,瑞士钟表大师路易·宝玑先生发明了一种钟表调速装置——陀飞轮。陀飞轮表作为机械表制造工艺中的最高水平,整个擒纵调速机构组合在一起并且能够转动,以一定的速度不断的旋转,使其把地心引力对机械表中“擒纵系统”的影响减至最低程度,提高走时精度。由于其独特的运行方式,已经把钟表的动感艺术美发挥到登峰造极的地步,历来被誉为“表中之王”。

几千的陀飞轮(200年历史的陀飞轮还能这么玩)  第4张

路易·宝玑先生的陀飞轮设计图稿

02

当传统技艺遇上当代设计

如何展示陀飞轮的美感成了腕表设计师的新命题,最常用的手法莫过于利用镂空将最具技术含量的陀飞轮显露在外。

几千的陀飞轮(200年历史的陀飞轮还能这么玩)  第5张

Rudis Sylva

更有甚者,通过更大面积的透明材质,进一步展现机械结构,同时赋以花纹或宝石装饰。随着时代审美的进步,如何将传统的机械美感与现代潮流相结合,又成了腕表设计师的新挑战。

这个命题其实已经被建筑设计师所回答。“现代主义最后的大师”贝聿铭最著名的作品之一——卢浮宫玻璃金字塔,便是对于机械美感与现代潮流的完美结合。673块菱形玻璃,95吨金属框架,华人建筑大师贝聿铭用这两种材料创造了一个极致镂空的灵动空间。

几千的陀飞轮(200年历史的陀飞轮还能这么玩)  第6张

或许优秀设计师之间总有一些把握开拓式的默契,在前不久的2022年IAI全球设计奖(IAI Design Award)获奖产品中,也有一款机械腕表以悬空灵动的建筑为灵感,带来了让人眼前一亮的腕表新美学,那就是艾戈勒陀飞轮系列腕表。

几千的陀飞轮(200年历史的陀飞轮还能这么玩)  第7张

而艾戈勒飞行陀飞轮则创造性地在正反两面都用上了蓝宝石玻璃外壳,将复杂立体的陀飞轮结构展示在外,依靠严谨的技术和结构传达轻盈的感觉。

几千的陀飞轮(200年历史的陀飞轮还能这么玩)  第8张

图左:常见的陀飞轮手表. 图右:艾戈勒飞行陀飞轮系列腕表

当然上文也说过,露出机械结构是机械表领域常有的设计思路,但简单对比我们不难发现,传统机械表通常只是为了展示陀飞轮结构,设计也都是基于固有的机械结构,堆叠装饰。

几千的陀飞轮(200年历史的陀飞轮还能这么玩)  第9张

而艾戈勒为了赋予陀飞轮与众不同的呈现方式,采用了更有设计感的极致镂空工艺,通过在不影响腕表性能的前提下反复计算修改,将机芯夹板上除骨架外多余的金属部位完全剔除,仅留下刚毅的机芯骨骼。

几千的陀飞轮(200年历史的陀飞轮还能这么玩)  第10张

如此一来,艾戈勒不但创造出真正意义上极简的机芯结构,又带来了美学上的留白,为手表内部创造出通透的呼吸感。

几千的陀飞轮(200年历史的陀飞轮还能这么玩)  第11张

精密的机械与极致镂空,艾戈勒飞行陀飞轮完美地平衡了古典与现代之美。而更令人沉醉的是用技术打造出的艺术,时间的流逝遇上光影的流转,称得上是机械的无限浪漫。

03

中国设计走向世界

从这款飞行陀飞轮腕表上,我们能看出艾戈勒的两个品牌基因:艺术层面的原创设计,和技术层面的自研机芯。

飞行陀飞轮继承陀飞轮腕表“灵动”的设计传统,突破性地用双面蓝宝石玻璃带来了极致通透的视觉效果,同时依托丰厚的技术积累,将机芯做轻、做薄,堪称中国腕表行业设计的典范。

曾几何时,中国设计师在国际上不受尊重,中国设计甚至成为“抄袭”的代名词。中国人需要自己的创意,自己的设计。

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欧洲设计行业从工业革命开始,到今天已经有 100 多年历史,以一个简单的管理品牌设计手册为例,最全面的手册包括 5000 多项具体执行标准,想追上欧洲,谈何容易?

艾戈勒,让我们看到了一种可能。

取消
扫码支持 支付码